嘿嘿连载污 未分类 盘他app官方直播

盘他app官方直播

哈完这口气,陆吾立马觉得不妥,巨爪抬起,往旁边一放,像是一座山似的,拦住了明世因和穷奇。

“抱歉……”

秦人越、四十九剑:“……”

堂堂兽皇,竟向一后生晚辈低头道歉?

秦人越好歹也是真人,历经大把岁月,不说无所不知无所不晓,亦算是见多识广,阅历厚丰。以他对兽皇的了解,兽皇都有很浓烈的自我优越感,即便是错了,也不会轻易认错。他觉得那骑着狗的人,有点意思,便多看了一眼,明世因身上的气息流转均衡,不厚不重,不轻不浮,圆转如意,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,假以时日,过二命关不是问题。

看来,陆吾是忌惮这位老者,甘于臣服。

让秦人越更为惊讶的是,那突然出现的黑影施展的力量,明显就是“道”的力量,是真人级别的修为。只接了那诡异的一道青光便立刻逃离了?

陆州内心的想法不比秦人越少。

打了这么久,竟忽略了降格卡。

降格卡的存在,岂不是天克真人?

真人最怕的就是降级,降格卡可以直接作用于星盘,这是超级大杀器啊!

陆州趁着机会,打开了面板看了下降格卡的价格情况,一张是两万……也就是说,刚才购买加使用的情况下,又促使了它涨价。普通的震慑作用还不错,如果是强化的,那便是真人的噩梦。

(熳儿)的回忆

强化版降格卡,可永久降低目标一个命格。

高等强化版降格卡,可永久降低目标五个命格,并且有一定几率获得目标最高等命格之心。

陆州注意到下面还有一行提示:对圣人以上使用需提升权限。

圣人那都是以后的事了。

陆州又看了一眼系统面板的剩余功德点数:

198760。

当即购买了三张降格卡,和一张合成卡,成本八万多功德。

又将其合成强化版降格卡。

成本完全能接受,一张降级王牌,敢问哪个真人不惧?

……

与此同时。

夜幕之中,那黑影带着叶正? 回到了飞辇上,脸色难看至极。

他一把扒开蒙面黑布,看着远方的夜空? 又看了看自己的双手,五指颤抖? 尽是汗水。

“恢复了?”

那二十秒? 仿佛坠入地狱般难受。

又如一双死神的大手? 摁在了他的心脏上,随时都可能将其挖走。二十秒的时间过后? 真人的感觉重新回到了他的身上。

劫后重生。

他站在甲板上,看了许久的夜空,深深吸了一口气,平复如常。

负手回身? 目光落在了坐在甲板上的叶正,说道:“堂堂真人,竟沦落至此……”

叶正两眼无神? 像是失去了思考似的。

叶正逐渐收起思绪,理好头发和衣衫,站了起来,来到那人身旁? 说道:“多谢。”

“早就说过? 雁南天洞天福地,不是秦人越的对手。”黑影说道。

“千算万算,没算到他有帮手。”叶正说道。

“那人到底是谁?”

叶正回想起叶无声的交代,今日的一切于脑海中回放,说道:“金莲的强者。”

“金莲?你叶家的自由人,没发现?”

“自由人,太过自由。当年叶家在对面放了不止一名自由人,千年时间过去,所剩无几。我便终止了自由人计划。”叶正说道。

黑影面色凝重地道:“此人能在未知之地降服陆吾,又能击败你,修为定在真人之上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说,他的修为十九命格,乃至二十名命格?”叶正说道。

“猜测而已……目前已知信息太少。也可能是他一身重宝,你吃了亏而已,若不是火凤,兴许他不是你的对手。”

提及火凤。

叶正神色黯然。

三十六儒生天罡,集体陨落。

这件事回去以后,该如何先贤交代?

哎。

“你是真人,很多道理,我便不说了。三天内,送你回雁南天。”黑影说道。

叶正不再说话。

……

陆州合成了一张强化版降格卡,底气十足。

看着火凤横扫过的方圆百里范围,竟是一片寂静,甚至连凶兽都不敢路过。

黑色迷雾伴随呼呼风声,成了劫后的主基调。

陆州说道:“救走叶正之人,你可认识?”

秦人越摇头道:

“他隐匿了全身气息,很难分辨。”

“青莲只有四大真人,除了你和叶正,要么是拓跋思成,要么是范仲。难道还会有别人?”明世因说道。

秦人越说道:

“此人身法诡异,非比寻常。所展示道的力量,像是一种减缓之术。应该不是拓跋思成或者范仲。”

陆州疑惑道:

“第五个真人?”

“可能是隐藏的真人,也可能是并蒂青莲之地的真人。”秦人越说道,“他的星盘色彩没入夜空,和墨青很像但又有所不同。”

明世因笑着道:“到底什么是道的力量?”

秦人越转头看了明世因一眼,说道:“年轻人,不要好高骛远。道的力量,离你很远,多多努力。”

明世因正要开口,却没想到陆吾低沉地道:

“你最好……回答他。”

秦人越怔了一下,余光瞥了陆州一眼,但见陆州也在看着自己,便立马正儿八经地道:“长养万物,为道;运行日月,为道;四季变化,为道;道其实就是天地的根本,无处不在,生生不息。人类在不断地修行过程中,本身是逆天而行,却也是在不断打破‘道’的束缚。”

“比如这把剑……”

他二指一抬。

元狼手中剑飞出剑鞘,悬浮身边。

“我不理它,它会自动坠落在地。它需要遵守‘道’的规则。”

哧!

长剑扎入地面。

“我以元气控制它,使之脱离原本的规则……”

噌!

秦人越二指引剑。

那把剑倒拔了出来,飞入空中。

“真人以下的修行者是不断打破束缚,真人则是可以利用这些束缚,道之极致,产生力量,便是道的力量。”秦人越说道。

明世因闻言拱手道:“受教,那敢问,有多少种道的力量?”

秦人越说道:

“千变万化,道,从某种程度上而言,便是规则。古之先贤认为,世间最强大的规则便是‘时间’。”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