嘿嘿连载污 未分类 香蕉视频app官网网址手机版

香蕉视频app官网网址手机版

,最快更新邪世帝尊最新章节!

继谢少琛之后,徐雯雯很快也发现了剧本被盗的秘密。

那时她刚好回寝室拿东西,易昕不在,剧本就随手放在桌上,她一时好奇就拿起来看了。

同样是看过初稿的人,她是相当为易昕打抱不平的。用她的话来说,“这写得比外头的言情好看多了,甩原剧本不知道几条街”。她都已经打算好,等昕昕的剧本通过了,就要忽悠她请客吃饭,最好再叫上西陵会长!

结果到头来,昕昕的剧本竟然落选了!徐雯雯知道的时候,表现得比易昕本人还激动,破口大骂审稿的人没眼光,还吵着要去找西陵会长讨一个说法,易昕是好不容易才把她劝住。

现在成品剧本出来了,她倒要好好看看,这份剧本到底比昕昕的好在哪里!

她是抱着批判的眼光来看的,结果没看多久,却被她看出了一个更大的问题。

这份剧本,明显就是照着昕昕的剧本改出来的啊!抄袭抄得明目张胆!那凭什么昕昕拿不到署名权!

类似的套路,她在言情里倒是看到过。还是小透明的女主给知名编剧投稿,编剧一方面否定了她的稿子,另一方面,却将稿子稍作修改后,冠上了自己的名字。刚看到这个情节的时候,徐雯雯就被气得不行,那现在是什么情况,里的情节真的发生在昕昕身上了?

不行,不能就这么算了!当初徐雯雯被女主的忍气吞声气得半死,现在事情发生在自己朋友身上,她一定要帮着昕昕闹到底!

徐雯雯是个想到什么就做什么的,也顾不上尊重朋友的隐私了,直接把寝室里的东西都翻了一遍,还是没能找到剧本初稿。一不做二不休,她干脆又打开了易昕的计算机。

易昕没设开机密码,微时空设定的也是自动登录,徐雯雯顺手让它登了上去,就开始一个接一个文件夹的浏览。很多疑似文档她都打开看过了,最后却仍是一无所获。

青葱年华清纯美女户外日记

也许昕昕曾经和朋友讨论过剧本?抱着这样的想法,徐雯雯又开始查看易昕的聊天记录。她很快就看到,易昕曾给谢少琛留言,让他“看完后及时销毁剧本复印件”。

破案了!这一刻徐雯雯空前激动。昕昕缺心眼啊,把自己剧本给别人复印,现在出事了吧!一定就是这个混蛋盗了昕昕的剧本!

徐雯雯的思维一向很直,她信任的西陵会长和柳茉学姐,都被她直接排除了“作案”嫌疑。而对于她厌恶的谢少琛,不需要太多证据,光是他复印了剧本就足以定他的罪!

找他算账去!徐雯雯关了计算机,气呼呼的就穿鞋下楼。今天要是不把他骂得连家都不认识,自己名字就倒过来写!

同一时间,谢少琛也正在公司大楼内,和柳茉“交涉”。

柳茉一开始还在处理文件,谢少琛悄无声息的踏进她的办公室,默不作声的打量了她一会儿,脸上若有若无的透出几分诡异。

“茉茉,现在有时间吗?”

柳茉扫了他一眼,不耐烦的呛道:“没有!公事就长话短说,私事就不用说了。”

谢少琛干笑了一下:“茉茉,别总是对我这个态度行吗?我今天要跟说的事很重要,应该是有时间的……”

他的声音越来越温柔,却也越来越透着诡异,平静下隐藏着未知的暗涌。见柳茉仍是不屑一顾,他轻叹出一口气,转过身小心翼翼的把门关上了。

关门的声音惊动了柳茉,她抬头一看,顿时就火了:“关门干什么?把门打开!”

她倒是不怕他敢对自己做什么,但在这封闭空间内跟他独处也令她厌恶。

谢少琛微垂着头,一步一步的朝她的办公桌前挪近。他那副在算计着什么的表情令她反感,也令她隐隐发慌,那就像是,她有什么把柄落在了他手里一般。

“别紧张,先听我说。等听了我要说的话,就会想关门了——”

“这次的微电影剧本,听说是写的。我已经看过了,写得特别好,完就是专业编剧的水准了。”

“不过这里边,”他双手撑着玻璃桌面,缓缓向她凑近,“应该还是‘借鉴’了一点什么吧?”

柳茉心里“咚”的一跳,但想到这件事自己做得很干净,就算真有缺漏,也不可能落到他手里,重又恢复镇定,冷哼一声:“我听不懂在说什么!”

谢少琛笑了笑,调整了一个姿势,轻言慢语的接口道:“对,因为现在初稿都已经没有了,哪一份才是初稿由说的算了,所以听不懂——”

“但不知道的是,初稿并没有完消失,当初还是有一份复印件被保留下来了。而这份复印件,现在就在我的手里——”

空气仿佛突然停滞,柳茉的目光,也是短暂的凝固了一瞬,她难以置信的瞪向他。

谢少琛很满意自己所制造的效果,他从怀里掏出一份折叠好的剧本,漫不经心的展开,当着她的面翻看起来。

“这就是那份唯一的复印件……到时候我是把它送给,还是送给西陵会长,取决于我们今天谈话的结果。”他慢慢加重了语气,“说白了,也就是取决于对我的态度——”

柳茉狠狠的瞪着他,她真是恨透了他那副小人得志的嘴脸。随后她含恨的目光,又落到了他手中的复印件上。

“以为威胁得了我吗?”她冷冷的撂下这一句话。他们的视线几乎同时聚焦在复印件上,但她的动作比他快了一步,抢过来就撕。

谢少琛并没有阻止她,他只是用一种玩味的眼光,看着她发泄般的将剧本撕碎。这时,他才淡淡一笑,像是逗弄猎物似的开口了。

“我刚才还没有说完。这是那份唯一的复印件……的复印件。”

“也知道,我这个人做事呢,一向是习惯做多手准备,有备无患嘛。不过,既然这么急着把它毁了,就说明这份稿子,还是有点价值的吧?”

柳茉这时已经看出来了,这份复印件,他就是拿来挑衅自己的。他算准了自己的反应,他也一早就做好了准备……纵然被气得不轻,当下她仍是只能强充着硬气,厉声道:“剧本是公司的财产!敢违规私藏,我可以代表公司追究!”

谢少琛笑了笑,略一摆手:“跟我就别来这一套了,人家小新人不懂不代表我也不懂。成品剧本都人手一份了,没通过的废稿算什么商业秘密?除非承认,它是真正的‘原稿’?”

这样说着,他再次凑近了她。

“这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人,可以跟我说实话。只要我想,我的嘴巴是可以很严实的——”

柳茉就看不得他这循循善诱的样子,恼火的打断了他:

“别想着套我的话!就算手里有原稿又能说明什么?稿子上又没印日期,谁知道是什么时候打印的,我还能说是仿写了一份剧本来陷害我呢!”

“是啊,是不能说明什么……”谢少琛的声音越来越轻,但他嘴角的笑意却是不断扩大,就像是一个不被看好的d徒,正要揭晓他最后的筹码。

“所以……我才又专门准备了‘这个’。”谢少琛再次抬起头时,一脸的得意已经不想掩饰了,他从口袋里拿出的,就是一只正在工作状态的录音笔。

“我已经跟说过了,我做事是喜欢做多手准备的嘛——咱们又不是上公堂打官司,不需要那么实打实的证据。我可以把这段录音,拿去给西陵会长听,我相信他听过之后会有自己的判断的!……”

柳茉被他气得脑袋发晕,抬手就来抢录音笔,这一次谢少琛反应很快,顺势就将她的手紧紧握住,一面又一脸陶醉的抚了她光h的手背。眼中积聚着一种罕见的狂热和满足,就像捧着一件梦寐以求的珍宝。

“茉茉,听我说,听我说……我跟说这些,我并不是想害,我是为好啊!”

“这剧本的事,我看出来了,没跟任何人说过,我这就是在保护啊!”

柳茉气得双眉倒竖,奋力抽手:“就是想跟我说嘴巴严实?那就继续闭嘴吧!”

谢少琛连声答道:“我当然会闭嘴的,我手上的证据也都可以给,不过我是有条件的——”

“我就是想,能不能……再跟我约会一次?我们就像以前那样,一起逛街,一起做饭,我们也可以相处得很开心啊……”

“我不是想威胁跟我交往,我就是想让给我一个表现的机会,让知道我有多爱,让知道可以选择我……只有我才是最爱的人啊茉茉!我做的一切都是为好,我是不会害的!……”

柳茉此刻脑海中浮现的都是一句话:“就怕流文化”。她过去还真是小看他了,原来他并不是一个只会对自己起s心的d丝,连套话录音这种损招他都想得出来,他可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小人!

而这时谢少琛仍在滔滔不绝的说着:“其实我知道用这种手段的时候,我特别开心,这说明我们都是同一种人!这样的我们才更相配啊——”

柳茉终于忍无可忍,狠狠抽出了手,抓起桌上的碎片就朝他脸上扔过去:“滚!给我滚!”

谢少琛似乎也逐渐从激动中平静了下来,他做了几次深呼吸,重新向着柳茉一笑。

“好,也对,这里毕竟是办公室,人来人往的,也要顾及到自己的面子……那我刚才跟说的事,再仔细考虑一下,下个休息日之前给我答复就可以。”

“我相信肯定也很清楚,该怎么做对咱们才是最好的,那这几天,我就先好好计划一下约会行程了。都不知道,我有多期待跟一起出去玩……”

他这样说着,仍是像他来时一样,一步一步的挪到办公室门口。开门出去时,他再次转过头,冲着柳茉讨好的一笑。

今天的交锋,他相信是自己赢了。

茉茉一定会答应的,只是约会一天而已,就可以保住她在西陵会长面前的名声,这对她是划得来的——

虽然敲定约会的手段不是那么光彩,但他也相信,只要在约会的时候好好补偿她,心意的对她好,应该是可以扭转她对自己的印象的……

感谢这次剧本项目,给了自己这么好的一个机会。

他一路飘飘然的行走在楼道里,继续回味着这份好心情。直到,迎面碰上了一个他最不想看到的人。

“说,昕昕剧本是不是盗的?”徐雯雯还是老样子,一看见他张口就骂,“怎么净干这种没脸没皮的事啊?狗改不了吃s就是说的!”

谢少琛看见她就心烦,只是冷冷回了一句:“剧本关我什么事啊?”

“不是是谁啊?”徐雯雯嗓门比他响了一倍,“昕昕剧本就给复印过!闲着没事复印人家剧本干嘛啊?不就是想搞破坏吗?上次想跟着昕昕蹭署名,被我给拦住了,署名蹭不成了,这次干脆直接把整份剧本都盗过去了是吧!怎么就这么不要脸呢?”

谢少琛被她骂得窝火,但也不想在办公大楼里跟她吵,撂下一句:“懒得理。”就自顾自的往前走。

“哎,别走!”徐雯雯一把拽住他,“事情还没说清楚呢,想往哪逃?别看着昕昕好欺负,就吃准她了,我告诉啊,昕昕的事就是我的事!走,咱们现在就去见西陵会长,把剧本的事说清楚,今天必须还昕昕一个公道!”

两人拉拉扯扯间,谢少琛的录音笔从口袋里滑出一角,徐雯雯眼尖看见了,立刻就抢了过去。

“还随身带这玩意儿啊?想干嘛啊?”徐雯雯根本不知道他录了什么,但在对他“跟踪狂”的印象已经定型后,看他带着偷录工具就觉得没好事。于是在他着急来抢的时候,她就将录音笔狠狠朝着地上一摔,还抬脚连踩了好几下。

谢少琛看得双眼发直,赶紧蹲下去捡,也顾不得手指被她踩了好几脚,好不容易才在她脚下把录音笔抢救出来。但再查看时,连按了几个按钮,屏幕上都已经没有反应了。

“……”刚才的录音是现场录下的,他还没来得及做备份,现在……真的就什么都没有了。

“……个贱人!”大喜过后的大怒,令谢少琛情绪已近失控,双目赤红,站起身一拳就朝着徐雯雯脸上砸了过去。

还没等她反应过来,他双手直接卡住了她的脖子,眼中充斥着前所未有的暴虐,直接推着她撞上了墙壁,双手仍在不断收紧。

1